华体会电竞:拆解企业营业收入!找到利润增长点!

  昨天的微信文章跟大家分享了两个分析问题的方法,一是如何拆解企业的营业收入,二是学会如何使用结构百分比利润表并找出企业的利润的增长点。

  这俩方法真的很重要很重要,你会发现小北近期写的分析文章基本都在使用它们,因此,今天中午小北就要昨天的文章录成了小视频,把文字内容讲了一遍,建议大家一边看今天的视频一边打开昨天的文章,效果更佳~

  关于结构百分比分析法,还有一个更好的案例是来伊份这家公司,我在书里使用的是来伊份2019年的数据。本想换成2020年的数据,但是2020年的数据没有很好地诠释结构百分比分析法。因此,我们今天就不换数据了,还是使用2019年的年报数据,来学习如何使用结构百分比利润表分析一家公司。

  2019年,来伊份实现营业收入40.02亿元,但是公司的净利润只有1037.07万元,如此大的反差叫人不禁好奇来伊份为什么赚不到钱。这个时候结构百分比分析法就能发挥答疑解惑的作用了。

  结构百分比分析法用在分析利润表上,最终就体现为“结构百分比利润表”。结构百分比利润表是普通利润表的变身,是以利润表中的营业收入为基数,再将利润表中的每一个科目都除以营业收入,最后再乘以100%后得到的数值。普通利润表以“元”为单位,结构百分比以“%”为单位。

  从中可以看出,来伊份的营业成本、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是贡献了营业总成本的主力军,三者合计占了营业收入的99.29%,几乎吃掉了来伊份全部的营业收入。来伊份仅剩下的0.71%的营业收入,还得去支付研发费用、财务费用以及其他损失,难免手头紧张余额不足,并最终导致公司扣非后的净利润是负数的情况。

  2019年,来伊份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﹣3295.98万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-0.82%;而利润表上显示的净利润为1037.07万元。这说明来伊份的净利润是有水分的,实际上公司主营业务赚到的净利润是亏损的,而这全都是拜前面提到的三大主力军所赐。

  因此,去扒一扒来伊份的营业成本、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究竟是何方神圣,是我们找到来伊份主营业务亏损原因的必做功课。

  2019年来伊份的结构百分比利润表显示,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6.15%,让我们不禁怀疑营业成本太高就是来伊份净利润极低的主要原因。但是跟来伊份的同行企业比较后,我们会发现来伊份的营业成本率并不是最高的。

  如下图所示,2019年三只松鼠的营业成本率最高,为72.20%;良品铺子排第二,为68.13%;来伊份的营业成本率反而是这些公司里面最低的。

  既然营业成本不是侵蚀掉来伊份营业收入的主犯,那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当中,谁会是主犯呢?

  如下图所示,从A股5家休闲食品企业销售费用率的数据看,不管从哪一年看,来伊份的销售费用率都是5家公司里面最高的,2019年来伊份的销售费用率达到了32.63%,但是同期洽洽食品的销售费用率只有13.77%,其他三家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也没有超过25%。

  为什么来伊份的销售费用率这么高?它都把钱花在哪里了?这时候我们就得去查看销售费用的构成,从年报里找答案了。

  从来伊份销售费用的构成看,如下表所示,来伊份每年都会把至少60%的销售费用花在工资及社保费和租赁及物业费上,商品促销费和广告宣传费两者合计占比只有10%左右,远不如前两项支出多。

  来伊份是一家面向消费者销售休闲零食的企业,为什么它花在员工和租房子身上的钱,比花在打广告上的钱,还要多得多呢?难道广告促销还不如它的员工和租的房子重要?这个问题就得从来伊份的销售渠道说起了。

  来伊份的销售收入以线亿元,其中线亿元,占总收入的比重只有12.88%,而来自线下直营门店的收入达到了76.35%。

  来伊份不仅喜欢开店,还喜欢自己开直营店,最爱把店开在人流量大的一二线年年底,来伊份共有连锁门店2792家,其中直营门店有2429家,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北京、天津等全国25个省份都有来伊份的门店。这样做可以吸引更多的顾客来购买产品,但同时也会导致人工成本和租赁费、物业费居高不下。

  人工成本上涨、房租上涨是线下门店都在面对的问题,来伊份要想降低销售费用率的话,恐怕就得向三只松鼠学习,增加线上销售收入了。要不然,销售费用侵蚀掉公司收入的局面,恐怕一时很难改变。

  如下图所示,来伊份的管理费用率也是三家公司中最高的,大约是洽洽食品的2倍左右,是三只松鼠的5倍左右。来伊份的管理费用率积极配合销售费用率,在增加公司营业成本、减少净利润的过程中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来伊份的管理费用率这么高,它都把钱花到哪里了呢?这个时候我们又得从财务报表附注里找答案了。

  原来来伊份主要把钱用来给行政管理人员发工资了。毕竟来伊份有两千多家门店,管理工作多,管理任务重,为了让管理人员获得与他们的辛勤劳动所匹配的待遇,相应的工资薪酬也要跟得上才行。

  2019年,来伊份高管人均薪酬46.61万元,全体员工人均薪酬8.35万元;2018年,来伊份高管人均薪酬47.20万元,全体员工人均薪酬7.94万元;

  2017年,来伊份高管人均薪酬46.96万元,全体员工人均薪酬6.53万元;

  2016年,来伊份高管人均薪酬33.77万元,全体员工人均薪酬6.88万元;

  2019年来伊份员工总数为7937人,其中行政管理人员有671人,约占员工总数的12%;这说明来伊份每100名员工中就有12名管理人员,这12人的工资水平至少是剩下82人的5倍。遗憾的是,这些从公司获取高报酬的数百名高管,并没有让来伊份的业绩也能像他们的工资水平一样远超平均水平。

  居高不下且远超同行的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,是造成来伊份业绩亏损的“主犯”和“帮凶”;营业成本虽然吃掉了公司近一半的收入,但是与同行其它代表性企业相比,来伊份的营业成本率是最低的。

  那么,为什么来伊份的销售费用率会一直都远超同行呢?这“主犯”霸道横行的时间也太久了些。其实这跟它们的销售渠道有关系。销售渠道可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,其中线下又可分为直营、加盟和经销。

  过多的线上业务会导致公司的平台推广费用很高,三只松鼠对此体会最深刻;过多的线下业务则会让公司的人工成本、租赁及物业费居高不下,对此,来伊份最有发言权。